法西德拿“限速”说事,初衷相似结局大不同

近日,公路限速成了欧洲各国的一个热门话题。西班牙调低了二级公路的速度限制;法国的限速调整催化了后来席卷全国的“黄背心”运动;德国原本打算给不限速的高速公路系统实施限速,但在遭到反对后终止了这一计划。为什么限速会在欧洲成为如此有争议的一个话题?争论的双方各自又都持有怎样的观点?

西班牙:100公里降到90公里,同时加强监管措施

从1月29日开始,西班牙正式将二级公路的限速从100公里每小时降低到90公里每小时。在西班牙,二级公路主要是乡间公路。本月早些时候,西班牙部长理事会通过了这项意在减少道路交通死亡人数的措施。据西班牙公共电视台(RTVE)的报道,在过去5年的时间里,二级公路上所发生的致命交通事故占总体的80%。2018年,这类道路上的死亡人数为877人。

西班牙政府的目标是将二级公路上的交通事故死亡率降低至百万分之三十九,即每一百万人当中有三十九人死于交通事故。降低限速是西班牙交通总局(Directorate General of Traffic, DGT)在2019年所出台的一系列保障道路安全措施的一部分,另外的一些措施还包括收紧对未系安全带的处罚力度,以及将强对自行车、滑板车等其他车辆的监管。

法国:90公里降到80公里,却成“黄背心”催化剂?

其实早在去年7月份法国就已经把中间没有隔离带的双向二级公路的限速从90公里每小时降低到了80公里每小时。这一措施的出台立刻引发了造车企业的不满,他们认为这只是政府利用测速仪来欺诈驾驶者的另一种手段,它甚至可能会造成既危险又不环保的交通拥堵。法国乡村的许多居民则将此举视为展现总统马克龙城市精英主义的一个例子——未能理解农村居民彻底依赖于他们的汽车的需求。而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这一次的限速调整是“黄背心”运动最初的催化剂,事实上,“黄背心”运动早在马克龙决定在新一年向柴油和汽油征收新的绿色税之前就已经爆发。在“黄背心”运动过程当中,全法国有大约60%的测速仪器遭到了破坏或损毁。

28日,法国总理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e)宣布,法国道路交通死亡人数去年达到了历史最低水平的3259人,比2017年减少了189人。菲利普表示,新限制措施的效果很明显,它挽救了116人的生命。“我们做了一个我们知道不受欢迎的决定,”他说,“我们为这样的结果和因此而得以拯救的生命感到自豪。”但是法国4000万车主协会(40 millions d’automobilistes)指出,在实施新的限速措施之前,道路死亡人数在2018年初就已经开始下降。

菲利普所提出的这一限速措施被认为是他跟马克龙之间紧张关系的根源。据报道,马克龙痛斥菲利普正在做的是一个“愚蠢的错误”,并不在他的竞选宣言之内。马克龙表示,他愿意去寻找一种更加“聪明的办法”来减少道路交通死亡人数。有消息称,马克龙可能会愿意给予地方当局在某些情况下取消限制速度的权力。但是反对道路暴力联盟(Ligue contre la violence routiere)的主席佩里森(Chantal Perrichon)表示,允许当地国会议员或地区领导人设定限速将预示着“回归封建统治,掌握生杀大权的贵族重新掌管农奴的生活”。

德国:迫于车企压力,放弃限速改革

同样是28日,德国政府宣布目前将不会对高速公路系统实行限速。在此之前,在一份被泄露给媒体的提案中,由政府任命的交通改革委员会计划给不限速的德国高速公路施加13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限制。该方案的支持者认为限速不但可以减少空气污染,还能降低交通事故的发生频率。德国交通部长舒尔(Andreas Scheuer)对这一想法表示强烈反对,认为它“违背了所有的常识”。舒尔是来自巴伐利亚州的保守派人士,宝马和奥迪汽车公司的总部都在巴伐利亚州。

这一次交通改革的目的是为了减少道路交通所排放出的有害气体,具体措施除了限速外,还包括上调燃油税和增加电动汽车配额等。德国如果不能减少温室气体和有毒氮氧化物的排放,可能会受到欧盟巨额的罚款。道路交通排放作为减排的一个重要目标在德国自1990年以来就从来没有下降过。德国政府目前所面临的难题是,一方面希望能保护其关键的汽车产业,尤其是在一系列代价高昂的排放欺诈丑闻发生过后,另一方面又想要保护日益恶化的气候。

图片来自:BBC、卫报、德国之声

26 views

Leave a Reply

暂无评论